中国新闻视线网,用百姓的眼光看新闻!做中国新闻网站之标杆!

中国民生网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房产 > 文章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中国新闻视线网小编 发布时间:2020-09-29 23:44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静 “我有很多理由喜欢房产经纪人这个职业:与能力相匹配的薪资待遇,给更多新入职场的‘小白’平等的就业机会,内部清晰透明的晋升流程……”“当然也有很多讨厌这个职业的地方:比如高强度的工作时长,基本上没有业余生活和提升自己的时间,严苛的考核以及业绩压力……”张琪说。

张琪是一名房产经纪人,三年前毕业于一所南方211院校。毕业后,张琪在上海找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一家房产中介机构;一年后,她又再次选择跳槽至另一家房产中介。

本专业会计学不好找工作是她进入房产中介行业的直接原因,但在她看来更多源于销售是一个更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在北上广深和一些“新一线”城市,房产中介有着良好的发展前景。简单点说:“就是有利可图”。

张琪对经济观察报表示,2017年就职的时候底薪还是4000元,目前,她的底薪已经涨至9000元。

张琪并不是个例,在一线城市的房产中介行业,类似的985、211“名校生”并不罕见,一家北京的中介机构门店在近年陆续入职了多位“名校生”,尽管留下的并不多,“很多都是短暂的呆了三个月”。

链家人力资源中心总经理兰馨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两年多时间过去,确实能看到,不仅是本科大学生,以及一些211、985的大学生进入到中介行业的人才越来越多。

应届生就业结构的调整和房产中介行业主观需求的一拍即合,让房产中介行业学历正在经历一个水涨船高的过程。按照链家的数据,目前全国链家统招本科学历占比是44%,上海则更高一些,统招本科占比已经达到了在62%。

这些来到中介机构的名校生,进入这一行业的初衷是什么?他们正在经历什么?他们将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入职中介

2019年,拉着行李箱来到北京的高鹏怎么也没想到,来自于一所中国中部地区211院校能源与动力工程的应届生会“阴差阳错”进入到房地产中介行业。

校招的时候高鹏曾尝试过寻找一个与本专业相关的工作。但是仔细一看不是“偏远的电厂,就是空调、车企等偏向传统实业的单位。如果选择这些也意味着他将面临并不优厚的薪资待遇或者继续留在这个中部城市发展,最终,在选专业还是来北京“闯一把”的权衡中,他选择了后者。

初次来京的高鹏寻找工作机会时是碰了“一鼻子灰”的。北京高校林立,聚集着大量优秀人才。就业前景本身并不明朗的高鹏,在这里遭遇了一批学历和资历都强于他名校生和研究生。”积蓄渐空与就业带来了双重焦虑感,每天忙碌于网上“海投”简历的他,在一天的中午接到了一家房产中介招聘电话。“当时想得更多是先在北京站稳脚跟。”

入职后,抛去五险一金高鹏领到手的第一个月薪资是4000多元钱。彼时这家给予实习期统招本科生提供3-6个月无责任底薪,员工可以选择入住中介品牌下的租赁房,减去与室友合租的1500元房租,1000元的饭费,所剩不多的工资基本可以覆盖高鹏日常开销。

不止是高鹏,很多原本没有打算进入房地产中介行业的本科生或名校生,最初看重都是中介行业提供的底薪,能够为其进入一线城市提供临时过渡。

据高鹏透露,一些房产中介已经把实习期无责任底薪涨至6000元/月。而在上海,本科统招生的待遇则提高至8000元x12个月无责任底薪。

留了下来

经过新人培训、考试等一系列入职流程后,西南地区一所211院校新闻系专业的王一鸣在今年进入到了一家房产中介机构的租赁业务,这也是大部分新人为熟悉区域最先进入的业务板块。

在这里,他从每天熟悉片区抛盘、记楼址做起,逐渐过渡到带看客户、打电话、收钥匙等业务环节。下午不忙的时候,也会在几个网站间切换寻找房源、挖掘客户。

社区门口是王一鸣经常光顾的地方。偶尔碰到人来询问也能接触到一些意向客户,或者交换房源信息。中介是一份高强度工作,每天需要早9点到店,晚9点下班,周一和周五可以选择休息1天。“基本是996,有些时候甚至是更晚一些下班。”王一鸣说。

经过20年的房产中介野蛮生长期,中介知识化、正规化正在不断扭转着人们的传统观念。在上海工作的张琪遇到的客户里,很少会对这一职业有偏见:“反而对我们的态度很和蔼很客气。很多时候,他们会很主动跟我们聊天,都是很有礼貌,挺尊重这个行业的。”“另一方面,过去人们总觉得做中介是一份不太体面的工作,但在我们这群90后眼里,销售反而是一个机遇和挑战并存的工作。能力、付出多大,最后得到的回报和收入就有多少,它是一件挺公平的事情。”张琪说道。

但她也承认做中介行业就是跟人打交道的职业,有时遇到难缠的客人会有迷茫和不开心。“比如,明明客户想买房子,处于价格因素他会对比每一个中介,看谁的价格最低。还有很多假装有意向买房的,最后根本没买,害我们白忙乎很久,这种时候是最失望的。”

张琪说:“遇到那些真的是因为一些经济原因,最后放弃了,我们都觉得还好,就当认识了个朋友,也能听到很多不同的故事。”

体力、抗压能力的负荷经常会劝退一批又一批高校生,流失率高在中介是普遍的事情。此外,来自于家庭的阻力也成为了这批高校学生选择离开这个行业的一个诱因。

高鹏表示,除了用以作为过渡职业的一批人外,大多数人会受不了时间不自由,没有自己的业余生活,包括我自己父母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也还是经常会劝自己离开这个岗位。

辛苦、怕挣不到钱,还有一些出于对子女“名校生”的声誉的爱惜,均是出自这批高校父母想要劝退自己子女的主要因素。据高鹏透露,同期培训的7个人中,目前也仅有3个人还留在这个行业。一年中门店来来往往的这些员工,新人入职数量总是占多一半。

但包括张琪、高鹏和今年新入职的王一鸣仍然想继续在这个岗位上。佣金优厚、渴望挑战是吸引他们继续留下来的核心因素。

王一鸣说,即便是一些比较稳定的工作,辛苦也是一定的。但做中介不一样,哪一天如果开个大单子,可能一下就挣个两三万块钱,所以钱的吸引力很高。

张琪表示,在她从事房产工作这三年,基本薪金能稳定在一万到两万多元的收入。

中介需要名校生吗?

房地产中介需要不需要高学历,甚至是982、211等名校生?张轩认为是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