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视线网,用百姓的眼光看新闻!做中国新闻网站之标杆!

中国民生网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制 > 文章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中国新闻视线网小编 发布时间:2020-02-11 17:59

  互联网时代,社交账号、游戏账号、购物账号等虚拟财产,正日益受到人们的重视。

  2019年12月的全国首例微信公众号分割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定公号价值340万元四人平分,这一事件让虚拟财产再次引爆舆论。

  而关于虚拟财产的法律属性及其背后暗藏的复杂法律关系,多数人并不知晓。《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虚拟财产备受重视

  多重难题日益凸显

  2019年11月,一名25岁女孩因在自己生日当天立下遗嘱引起人们的关注。在该女孩的遗嘱中,除了对动产、现金存款此类现实财产进行了说明,还对其拥有的微信、支付宝等网络账号继承问题进行了说明。

  据中华遗嘱库工作人员介绍,截至2019年8月底,全国范围内订立遗嘱的“90后”达236人,多为白领。很多年轻人会将手机支付里的电子财富、游戏账号等写入遗嘱,由于大多数还未成家,财产的继承人多为父母。

  进入互联网时代,虚拟财产逐渐被人们重视起来。

  在全国首例微信公众号分割案中,原本赵某等四人约定,共同运营、撰稿,除稿费、招商费等费用平均分利。然而,代表四人申请账号的一人未经其他三人同意,更改公众号及银行卡等密码,“合伙”关系就此破裂。三人同时发表声明称账号被盗,后共同起诉另一人要求“分割”公众号财产。

  上海二中院经审理后作出终审判决,该公众号经综合评判价值340万元,酌定该公众号创立人之一赵某向另三名创立人各支付折价补偿款85万元,同时依照各方确认的已分配部分的分配比例,支付合作期间稿酬、分红及平台收入等。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微信公众号分割案,并非是虚拟财产引发的法律纠纷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

  律师李静就曾遇到这样一个案例:来自南京的一对“90后”夫妻王某某与陈某某,因游戏结缘,步入婚姻殿堂。二人婚后仍然沉迷于网络游戏,分歧越来越大,争吵越来越多,最终选择结束婚姻。

  离婚时,夫妻俩对于实物财产的分割没有太大分歧,但王某某却要求陈某某对游戏账号、游戏装备以及游戏进行分割。如何分割这些虚拟财产,成了他们最大的分歧。

  李静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婚后,陈某某在游戏上面的投入超过10万元,目前这个游戏账号包括游戏装备和游戏币,在游戏平台上出售价值不菲。

  针对上述情况,李静建议通过协商解决,因游戏账号具有唯一属性,只能通过出售变现或由获全部虚拟财产一方对另外一方进行适当的经济补偿。最终,双方达成协议离婚,王某某放弃虚拟财产,由陈某某给予10万元的折价补偿。

  李静说:“处理这类虚拟财产纠纷案,最大的难点就是价值如何确定。目前还缺少专业评估机构评估虚拟财产的价值,所以对于这类案件,法院一般要求当事人协商解决。如果协商不能解决,可能就会暂时搁置不处理。就游戏账号来说,究竟属于哪一方,里面的游戏装备归谁,其实双方不会有太大争议。”

  李静认为,游戏账号包括里面的装备等,肯定具有财产属性,只是不像房子、车子等的价值能够明确鉴定出来,所以判断起来会有一定困难。此外,如何做好证据保全或公证,也是法律上的一个难题。

  虚拟财产难以界定

  法律属性尚存争议

  据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民法典研究中心主任孟强介绍,2017年颁布实施的民法总则,承认了虚拟财产的法律地位,并对其应当受保护持肯定的态度,对其具体的法律适用作出了规定。“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法制日报》记者注意到,2016年,民法总则草案一审稿第一百零四条规定:“物包括不动产和动产。法律规定具体权利或者网络虚拟财产作为物权客体的,依照其规定。”明确提出将网络虚拟财产作为物权客体。后来,鉴于对网络虚拟财产的物权属性争议较大,民法总则草案二审稿将网络虚拟财产从物权客体中删除,把数据和网络虚拟财产保护单列为一条。最终通过的民法总则延续了二审稿的条文,将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独立为第一百二十七条,纳入了法律保护的范畴。

  孟强认为,虽然虚拟财产的法律地位早已得到认可,但关于虚拟财产的法律属性究竟是物权还是债权,抑或是其他类型的权利,学术界一直存在较大争议。

  “因为虚拟财产与沿袭物债二分法的传统大陆法系民法传统中的权利客体都不相同,而且其依存的用户协议也各有不同,所以不宜简单定性为物权或债权。在最终颁布的民法总则中,就没有把虚拟财产放在物的种类中进行规定,而是单独放在第一百二十七条进行规定,避免引发争议。”孟强说。

  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德良则认为,虚拟财产这种说法并不准确。“虽然民法总则也提到虚拟财产受法律保护,但是人们对于虚拟财产的认知分歧还比较大。”

  “就目前虚拟财产所涉及的某些问题而言,有些并不是什么新鲜问题。比如被认为是虚拟财产的QQ号码、微信公众号、email地址等各种网络上使用的ID账号,其本质是用户在网络环境下使用某种网络服务的凭证,所反映的是用户跟网络服务商之间的合同关系;当用户存在违法或违约行为时,服务商可以暂时或永远封号。”刘德良说。

  刘德良认为,人们有时候会把这些账号和账号内所存储的信息混在一起。“比如把email地址和邮箱内存储的各种文件、有关信息混在一起。再如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装备,无外乎装备的表现形式和载体,前者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后者属于依附和记载在硬盘上的计算机程序代码,而且这种程序代码并不具有独立的法律意义,而是游戏装备的技术表现,并不具有独立的法律意义。因此,游戏装备相对于整个游戏程序而言,在本质上只是构成整个游戏中的一段计算机程序。如果游戏装备在版权上具有独立意义,那么就跟传统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形象是一样的。”刘德良说。

  在刘德良看来,如果网络上真正存在所谓的虚拟财产,那么更准确的叫法应该是“信息存储空间”。

  “像电脑内存、邮箱空间、服务器空间出租、电商平台出租等,这些在本质上跟现实中作为物权法保护对象的‘空间’一样。但是既有的理论和法律并没有承认其独立的财产权地位,而是将其视为一种服务或者视为电脑或服务器本身组成部分。”刘德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