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视线网,用百姓的眼光看新闻!做中国新闻网站之标杆!

中国民生网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生活 > 文章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中国新闻视线网小编 发布时间:2019-06-12 18:45

伊斯坦布尔拥有宗教生活与世俗生活的两面,在雄伟的宗教建筑中,蕴含的是丰富的世俗生活。继承了罗马帝国时代公民对于城市公共生活的追求,奥斯曼帝国将伊斯兰教中相对于中世纪基督教并不主张禁欲的思潮带入了这座城市。清真寺不仅仅是宗教活动场所,周围庞大的附属建筑构成了繁荣的公共生活空间。

如今最热闹的商业区是大巴扎,伊斯坦布尔保留了小贩街市传统。大巴扎内是游客们光顾的地方,本地人更多去大巴扎外面露天的街区,这里不仅有游客们更注意的糖果甜品咖啡和茶具餐具,也有本地人挑选的香料、奶制品和腌制品。

从大巴扎出发,不需要走太远就到了奥斯曼帝国最鼎盛的象征——苏莱曼清真寺。

探访伊斯坦布尔⑦|奥斯曼的荣光与世俗生活

苏莱曼清真寺。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拍摄

苏莱曼清真寺是由苏莱曼一世下令在1557年建成的,是建筑师科查·米马尔·希南最重要的作品,事实证明希南是一位出色的建筑工程师,尤其在预防地震方面,伊斯坦布尔很多历史建筑都曾在地震中受到破坏,但苏莱曼清真寺没有受到任何损伤。

希南在建造这座清真寺的时候参考了圣索菲亚教堂的设计,同时进行了升级,圣索菲亚教堂支撑圆顶的扶壁让建筑外观显得很厚重,希南在设计苏莱曼清真寺的时候,使用隐藏的四根支柱支撑主拱顶系统,此外还有两个半拱顶和两扇山墙,这就让墙壁本身承重压力减轻,变得比较轻巧,同时打开了很多窗子有利于室内采光。

探访伊斯坦布尔⑦|奥斯曼的荣光与世俗生活

苏莱曼清真寺内部

虽然当时离圣索菲亚教堂建立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千年,但希南却是第一个在如此超大体量建筑上破解并升级的建筑师。同时,米马尔·希南也主持修复和加固圣索菲亚大教堂,让这座建筑一直存续到今天。

苏莱曼清真寺整个建筑群建在陡峭的山丘上,将起伏的地势和周围的街巷结合到一起。参与建造该建筑群的是来自奥斯曼帝国各地的工匠,包括许多希腊人和亚美尼亚人,约一半为基督徒。

从穆罕默德二世开始,奥斯曼帝国苏丹逐渐把自己看作是正统伊斯兰教的捍卫者。穆罕默德二世时期还把自己看作是罗马皇帝的继承人,但是奥斯曼帝国占领了阿拉伯本土后,苏莱曼大帝的父亲塞利姆一世就接受了“麦加和麦地那两圣地的监护人”的称号,成为伊斯兰世界的哈里发,在此之前这个头衔属于埃及马穆鲁克王朝的傀儡哈里发。苏莱曼本人通过这座帝国清真寺的建立巩固了他对于伊斯兰世界的领导权,还建立了一个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公共关系。

我沿着山丘向上,眼望着穹顶和宣礼塔走向苏莱曼清真寺。圣索非亚大教堂被看作是模仿所罗门的庙宇建造的,因此苏莱曼大帝在建造他的清真寺时使用了同样的风格,由此来加强这个传统。按照罗马人从帝国各地搜集纪念品的习惯,苏莱曼大帝派人从巴勒贝克、亚历山大、罗得岛、贝尔格莱德和马耳他运来石柱,每根从远处运来的石柱象征着帝国统治内一个不同民族。在每堵山墙下有两根巨大的石柱,传说其中两根分别来自亚历山大港和巴勒贝克的神庙,另两根分别是从伊斯坦布尔的一座王宫和赛马场运来的。

我走进清真寺内,巨大的拱顶营造出空阔的室内空间,吊灯垂得很低,这让人们稍微抬头就能感觉星空,窗子上装饰着彩色的玻璃,遍布阿拉伯文书法,朝向麦加的墙是用精美的伊兹尼克陶瓷镶嵌的,它们展示天堂花园里的植物和花朵。清真寺周围有四座伊斯兰法学学院和四座伊斯兰大学,清真寺的四座唤拜楼也象征着穆罕默德的四名继承人,四座唤拜楼共有十个阳台,代表着苏莱曼是奥斯曼帝国的第十位苏丹。

清真寺后面的花园里有两座陵墓,其中埋葬着苏莱曼大帝和他的妻子洛克塞拉娜、他们的女儿、苏莱曼大帝的母亲、姐姐以及苏莱曼二世和艾哈迈德二世,还有穆斯塔法二世的女儿。

在清真寺周围有科查·米马尔·希南的陵墓,他的陵墓在苏莱曼清真寺略低一点的边缘地带,我找到了这座陵墓,但是被锁住了,只能透过铁栏杆窗子看到他的墓葬。他的陵墓前面是一个小小的蓄水池,在土耳其的一些流行文化中,希南的陵墓中埋藏着伊斯坦布尔的秘密。

探访伊斯坦布尔⑦|奥斯曼的荣光与世俗生活

科查·米马尔·希南的陵墓

作为奥斯曼帝国最伟大的建筑师,希南往往是被低估的,他的家族原本是基督徒,他本人长期作为军队中的工程师,参与了攻克罗得岛和贝尔格莱德的战斗,积累了大量的实地建筑经验,特别是如何结合地形让建筑实用以及改造旧建筑,同时这也使得他对于欧洲的建筑技术非常了解。他担任苏莱曼一世、塞利姆二世和穆拉德三世三位君主的首席建筑师,工作超过五十年,直到86岁的时候还完成了最伟大的作品——埃迪尔内的塞利米耶清真寺。

除了一系列壮观的清真寺之外,米马尔·希南还设计了奥斯曼帝国海军统帅海雷丁·巴巴罗萨的陵墓,就在今天的土耳其海军博物馆旁边,但是海雷丁本人并不葬在那里,而是葬在苏莱曼清真寺周围。海雷丁的家族是希腊基督徒,后来与哥哥一起参加了奥斯曼海军,他屡次以少胜多,让奥斯曼帝国控制了大半个地中海,巴巴罗萨并不是他的名字,而是传到西方之后,人们讹传成神圣罗马皇帝腓特烈巴巴罗萨的名字。

海雷丁的陵墓旁边是他的雕像,上面还有一首诗:那海面上咆哮的是什么?巴巴罗萨现在可以从突尼斯或者阿尔及尔返航吗?两百艘船在海浪上骑行,新月从陆地上升起,有福的船,你来自哪里。

在托斯卡帕宫南边的老城墙边上,还有奥斯曼帝国另一位海军统帅的雕像,一位身材高大衣着奥斯曼海军服装的男人扶着地球仪,他就是德拉古特。和海雷丁一样,他也是希腊人。德拉古特被认为是北非最强悍的海军统帅和海盗,他使得奥斯曼帝国海军牢牢控制了的黎波里为据点的北非海岸,最后阵亡于围攻马耳他的战斗中。

奥斯曼帝国有一个习惯,只要城内有足够的礼拜地点就不建造其它的大清真寺。建造庞大的清真寺被看作是浮夸的表现,因此被高级神职人员严厉批评。在伊斯兰教里奢侈是被批评的,节俭则是一项美德。因此一座清真寺往往与其它公共福利建筑同时作为建筑群修建,作为建造大型清真寺的理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