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视线网,用百姓的眼光看新闻!做中国新闻网站之标杆!

中国民生网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时尚 > 文章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4-09 16:06

前来“接应”的伪军且战且退,毫无正面对决之意。不然就算俞璇玑踢走了唐山海,他们这群人也照样会被打成筛子。

匪徒们作为“新四军战俘”束手就擒,想必可以为一批伪军军官换来升官发财的机会。三个人质虽然只找回了两个,但只要丢了家眷的李默群不发怒,还有谁在乎呢?兵荒马乱的年头,谁家没有几个亲戚音讯全无?

李默群派了人来接,上车前徐碧城鼻尖还是红红的,俞璇玑揽着她的手臂握了握,轻声对她说:“吉人自有天相。”

徐碧城并没有得到安慰,她连瞪这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小舅妈”一眼的精力都没有了,趁着上车,甩开了对方。

周围的小兵卒都在偷眼看李委员长的家眷,其中好多尚且年少,是抓壮丁抓来的,傻乎乎、呆愣愣,像是在庙里流着口水呆看九天玄女像的小娃娃。俞璇玑有点尴尬地冲他们笑了笑,向领头的几个军官道谢之后,才转身上车。

直到汽车绝尘而去,才有个娃娃兵呆呆地说:“那个没穿鞋子的小娘,笑得真好看!”话音未落,头上就挨了长官一巴掌:“上峰的家眷,是你随便看的吗?”

俞璇玑并不知道自己居然生了一副讨孩子喜欢的长相,她能感觉到的是,至少此时此刻,徐碧城是有点讨厌自己的。这种隔阂感,在见到李默群的那一刻,发作得特别明显。汽车停下的时候,李默群已经从当地的临时办公室里走出来了,满脸是做作的焦虑与关切。簇拥在他身边的大概是伪政府的地方官员,人人殷殷切切,仿佛是在恭迎出家修行的老太爷回家看看一般。徐碧城一下车,就朝着李默群疾走两步,突然一停,垂下泪来:“舅舅,舅舅,您救救山海,救救山海吧!”李默群扶住徐碧城,也是哀恸不已:“好孩子,回来就好。山海……他……唉,吉人自有天相,舅舅一定会把他找回来的!”这时,俞璇玑才小步挪过来,从另一边扶住徐碧城,努力扮演出“小舅妈”该有的嘘寒问暖的样子:“是啊,碧城,你要相信舅舅。”徐碧城瑟缩了一下。

“啊呀,璇玑,你的鞋子呢?这可怎么是好,疼不疼啊?”李默群做戏全套,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他在那里发号施令:“去!把软榻抬来!”还没等副官动作,两个身强力壮的团练已经把一张湘妃榻背出来。这是李默群非要她改戏路啊!俞璇玑松开徐碧城,软绵绵靠坐在榻上,任由团练们把她抬进屋去。屋内早有几个医生在等,装模作样给她俩检查了一番,告诉李默群:“两位女士,没有大碍,只是有点感冒,吃点西药,好得快些。”

李默群请走了医生,安抚了一番俞璇玑,又劝慰徐碧城:“碧城啊,舅舅知道你记挂山海,只是这一带常常遭遇敌袭,我们很快还要再组织一次军事清扫,不太平啊……”

徐碧城已经恢复了平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舅舅,我求求你,把他找回来吧!他一个人可以逃掉的,是为了救我们,才被新四军抓住……害死了……”

“嗯,”李默群郑重道,“放心,碧城,舅舅一定给你讨个说法!”

“不止是说法,我想……应该为山海报仇!他那么好……”

他静默了片刻,仿佛不知道要如何安慰自伤心的外甥女,想了又想,才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碧城,你是在黄埔培训过的,你也是一名勇敢的战士。我想,或许由你来为山海复仇,代替他战斗下去才是最好的选择。这样吧,别回76号了,留在清乡委员会工作,给舅舅帮忙——”

“舅舅!”徐碧城的泪水还挂在睫毛上,刚刚流露出一点点不知所措的神色。李默群就已经抛出了一个不容拒绝的理由:“你在这里,我手底下的人才不敢松懈,你才能越快地获知唐山海的消息。碧城,你放得下山海也好,放不下山海也好……舅舅虽然不愿你耽误了自己,但也绝不会阻拦你寻找山海!你说的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俞璇玑悄无声息地撅倒在软榻上,慢慢闭上双眼,不忍看这场大戏最终残酷收场的局面。

这个局布得真好!清除了唐山海,免去了被牵连的可能,连徐碧城都被绕在她自己的情绪里,顺着亲舅舅安排好的戏路走了下去。李默群的利益毫发未伤,甚至还能捞一笔功劳,赚一笔苦劳。

徐碧城的思维确实被李默群带着走了,她甚至连休息一下都不肯,非要和伪军的小分队一起去搜索唐山海。李默群仔细安排了各路人手,又叮嘱军官们要听从“唐太太”的指令。一群人在会议室忙得不可开交。

副官们拿来了俞璇玑的行李,她简单洗漱更衣后,就想去会议室看了一眼。无论徐碧城此时有多么不理智,她都觉得应该安慰一下这个姑娘。然而还没走到门口,就见到徐碧城行色匆匆地带队出发了。或许,对于徐碧城来说,只有亲身上阵,才能打消内心的歉疚与伤痛。

“你怎么出来了?当心吹了风,头痛。”李默群没有跟去,他要坐镇大本营,所以只是在大门口站了站就转回来,看到俞璇玑站在门口,笑着说了一句。

“这辈子没见过这么敬爱肉票的绑匪,我觉得我自己比出发前还健康呢!”俞璇玑忍不住出言讽刺。

李默群的笑意总是轻飘飘掠过,一瞬间就恢复了严肃的神色:“你啊!小聪明是有一点,可惜了,”他低声感叹,“还是不懂得藏拙。”

“我藏得好极了!不然,刚刚当着徐碧城,我早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现在也不晚,说吧。”

“我想说,碧城啊,你要给唐山海报仇,何必上山下海地去找?那些被抓回来的新四军俘虏,难道不该逐个审一审?问问他们如何找到地点,有多少内应,劫持了我们到底想要勒索多少银钱?还有那天晚上院子内外守夜的人,也应该抓来挨个上刑,看看他们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李委员长不在,竟然就这样疏忽大意……”俞璇玑说得头头是道,抬眼一看李默群平静无波的表情,也泄气了,“反正大概也都没有用了,这些人是不是都说不出话来了?”

李默群并不回答,他背着手进了会议室,回头一停,示意俞璇玑跟上。会议室里挂着一幅展开的地图,俞璇玑上下瞄了几眼,并不能看得清楚明白。

“别抱怨我把你搅进来。你要知道,所有人里,我只给你透过底了。”

“什么……”俞璇玑待要质疑,却忽然想起,出发那天早晨,李默群的确表达过类似“我不会害你”的意思。她张口结舌,万万没想到李默群连这种细枝末节也照顾到了。

“我说你有小聪明,是说你看事情清楚明白。新四军的俘虏,若是碧城要审,还真的会出篓子。那几十个人早就被我收编了,这会儿大概已经跑到几里地之外了。说你应该藏拙,是因为你还不够聪明,你不懂得看人,将来要吃大亏的!”李默群似乎心情很好,要给她上一课:“碧城和山海是天作之合。什么叫天作之合?碧城感性,山海理性,他们在生活中可以互相扶持、取长补短。但是山海不在,碧城就会被自己的感情所控制!她不该去黄埔,也不该来上海,她太容易头脑发热、不管不顾地做事,根本不能停下来想清楚每件事的关窍在哪里。她需要的不是‘为什么’?而是需要别人安排她去‘做什么’。”

俞璇玑的关注点却转移了:“你收编了那些人,若是只用这一次,岂不是亏了?”

李默群当然知道她在打探什么,却并不讳言:“当然不止这一次,不过他们遭遇新四军还是第一次,看来以后军火也得多拨些。你知道清乡这件事里,新四军带来多大的麻烦吧?我们好容易清理出一块地区,新四军总是想方设法再打回来。一两个地方打拉锯战没关系,要是每个地方都打拉锯战,军力就会被他们一点点吃掉了。所以我收编了这么几支响马,他们已经无路可走,我给他们指条路——仍旧是打家劫舍的勾当,只是要穿上新四军的军装,学那么几句口号,能在庄稼汉面前以假乱真就行。军火我出,地点我选,他们只要呆过一个地方,我就知道这个地方新四军再也拿不走了。”

就像是拍摄了电影的导演一定要去首映场享受观众的欢呼和掌声,再机密的计策也总需要那么一点点听众的反馈。李默群语气里的停顿,就是留给俞璇玑“思考”的。事实上,她不必思考就能得出结论:“因为老百姓不再信任新四军了。”

忽然之间,她又想通了更多关窍:“就像这一次一样,左右互搏多来几次,都可以算在清乡的成绩里。”清乡运动搞得好不好,怎么评判?除了经济上的成果,更重要的是清理了多少根据地,打退了多少次进攻,击败了多少新四军以及收获了多少战俘……有了这群乌合之众,李默群的清乡运动就会有取之不尽的成果。

“孺子可教!”李默群笑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可不能让你都学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