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视线网,用百姓的眼光看新闻!做中国新闻网站之标杆!

中国民生网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史 > 文章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中国新闻视线网小编 发布时间:2019-06-12 18:09

2015年9月27日23时14分,走出办公室的杜以宾,看到地面湿漉漉的,这才发现下起了小雨。

这天是中秋节,他念着在山东的家人,随手发了一条朋友圈:“想着家人团圆,其乐融融,我这看稿子,写材料,何尝不是一种蛮拼的生活态度呢!”其时,十二届全国政协第42次双周协商座谈会正在筹备中,杜以宾参与起草会议材料,编校委员发言稿,第二天还要外出调研……这种忙碌的状态,是他工作的一个缩影。

从“山脚”到“山峰”

2013年10月,杜以宾通过遴选从基层进入全国政协机关工作。他自己形容,就像是从“山脚”到了“山峰”。

“基层工作就像在‘山脚’,能看清每棵树、每片叶子。”来到全国政协机关后,杜以宾发现,“这里像‘山峰’,在这里更能统观全局。”

在基层工作时,为了更加准确地测算出粮食产量数据,杜以宾常常顶着高温酷暑到田间地头,测量地块面积,收割小麦和玉米样本。实事求是的工作,让他掌握了准确的基层情况和丰富的基层经验。

这些经验,给杜以宾在全国政协的工作带来很多直观的帮助。

在参与大会发言阅稿工作时,对一些反映基层民生的稿件,杜以宾很轻易就能看出文稿是否经过深入调查研究,能够马上找出写得不够准确的地方。

在与委员沟通时,杜以宾因为与群众密切接触过,总能提出更有针对性的建议。他曾建议在农村、社区建立一个独立、完善的基层辅助调查网络,后来被当地市政府采纳并支持。令他感动的是,一位加入这支调研队伍的老农民跟着杜以宾调查过几回,实在喜欢他做人做事的实在劲儿,当面对他说:“就愿意跟着你们这样的同志干。”

“政协真的很有意思!”杜以宾刚进政协时,阅读了有关全国政协的文献资料,了解到协商建国的历史。平时工作中,政协委员和各界人士的热情和支持,也总能给他传递信心,向他发出使命召唤。

有些经历让他印象深刻。在香港、澳门回归史料征集过程中,许多港澳政协委员打来电话,询问文史资料撰写方法、注意事项,有的委员还主动帮助约稿。在澳门回归15周年图书出版座谈会上,有的老同志谈起当年港澳回归的盛况,谈到自己当年参与的工作,激动不已,潸然泪下。

这让杜以宾感到责任重大,“有这么多热心关注和支持的人,说明我们的工作对国家历史、对统战工作、对很多人都有着重要的特殊意义。”

“持久战”与“攻坚战”

文史资料工作是一项富有政协特色的经常性工作,是细水长流的“持久战”。做好文史资料工作不仅需要理论积淀,还要有“板凳需坐十年冷”的坚守和信念。

面对工作内容、工作方式、工作对象和工作环境的变化,杜以宾一头扎进“故纸堆”里,一有时间就找来资料反复研读,投入到“边工作边学习”状态中。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抗战史料征集编辑过程中,杜以宾与编审专家同吃同住,逐篇选、逐篇审、逐篇编,从2000余万字中精挑细选出500余万字有代表性的史料。他还利用周末时间,到国家图书馆查阅大量文献,与同志们逐字逐句完成了4轮核校工作。

这部《亲历者说———中国抗战编年纪事》10卷本丛书出版后,一度登上年度畅销书排行榜,并在台湾地区引起强烈反响。

参与《政协史话》图书编写工作时,正值政协全体会议期间。领导要求一个月左右拿出初稿。

于是,杜以宾白天编阅大会发言稿件,晚上一本本地啃从图书馆借来的几十本资料,查阅各类史料档案数百份,按时完成了撰稿任务。后来他又负责对书稿进行了3轮核校,图书按时出版,得到了政协领导同志的肯定:“下了很大功夫,总体挺好。”

勤勤恳恳的付出,让杜以宾从一个门外汉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政协文史资料工作者。5年间,他参与亲历改革开放、纪念抗战胜利、香港澳门回归祖国、少数民族百年实录等6大专题的文史资料征编出版工作,参与编辑出版共计2900余万字的66本文史资料书刊。这些资料书刊摞在一起,足有大半个成人那么高。

相比文史资料工作,承担全国政协的重点工作更像一场分秒必争的“攻坚战”。

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的重要思想理论研讨会启动后,杜以宾在发言材料组具体负责综合协调、文稿起草工作。

31个省级政协、8个民主党派中央和全国工商联、10个专委会及部分专家共推荐200多篇发言稿、近300篇论文稿,他要第一时间进行登记、阅读、分发给其他编辑,同时还要提出初步处理建议;编阅后的稿件经文印室处理后再次核校,其他编辑提出的重要修改建议也要由他负责与作者沟通处理……在近4个月时间里,杜以宾几乎每个周末都在单位加班,几乎每天都加班到深夜。

文字无言,时光有知。经杜以宾推荐的论文及发言稿件,还有他组织编辑并反复核校的大会发言、大会论文、发言材料等,都有感知。

“那段时间我们处长说看到我的背影觉得我快倒下去了。”杜以宾自己也说,“我自己有时候也觉得快崩溃了。但回头看,那也是收获最大、感觉最充实的时候。”

“对不起”和“谢谢”

自2013年从地方到全国政协以来,杜以宾和爱人、孩子一直两地分居。大多通过视频与孩子聊天,一岁多的小女儿总以为爸爸生活在那部手机里,而大女儿也不止一次地问:“爸爸你还爱不爱我?”

同一个办公室的王楠对此特别有感慨:“杜哥有时周五开会或者加班加点赶稿子,经常买凌晨的票回老家。”

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期间,曾在战场上身负重伤的外祖父旧伤复发,住进了临沂市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医生通知生命垂危。雪上加霜的是,当时不满2岁的小女儿也因细菌严重感染住进了日照市人民医院。

当时,杜以宾作为全体会议大会口头发言的一阅编辑,正在紧张地为全体会议发言工作做准备。

每一天他都过得很艰难,尤其害怕电话响起。

为了不影响大会工作,杜以宾没有马上向领导报告,直到大会最后一天,他才向领导说明情况并立刻订了当天的机票。

就在他赶往机场的路上,噩耗传来,95岁的外祖父走了。令他尤感内疚的是,母亲因帮忙照料住院的孩子,没能在外祖父床前尽孝,留下了永远的遗憾。“非常对不起家人,他们付出太多了。”

杜以宾又总说自己是幸运的。“领导和同事都很关心我,政协机关的氛围也很好。”来到政协后取得的成绩和进步,他觉得与此密不可分。“我特别想对领导和同事由衷地说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