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视线网,用百姓的眼光看新闻!做中国新闻网站之标杆!

中国民生网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 > 文章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5-15 23:34

其实丁敏君这一想法原也没错,按说周芷若年纪太小,平时又不声不响,以往每次考校武功她都是平平无奇毫无亮点,丁敏君若想在武功上胜她按说应该轻而易举,

只可惜,周芷若这几年纵然一直在扮猪吃老虎隐藏实力不与她人斗狠,武功却没有一日荒废,又哪里是眼高于顶实则图有其表的丁敏君可以比拟的。

然则周芷若此时身上有伤,又内力受制,与她硬拼断然是自寻死路行不通的,又见丁敏君一招直刺飞沙走石直逼而来,她只能侧身躲开,随手抽出腰间长剑,脚下方位一晃,已使出九阴真经里的一招横空挪移。

但见一时间原本实实在在的人突然化成九道魅影,如鬼魅般飘忽往来,左右腾移,这身法非常适合如今的周芷若,看着高深莫测,其实不过是以气行之,便是她如今内力受制,也能勉强虚张声势撑撑门面。

丁敏君从来不曾见过这样武功,只觉得一瞬间眼前数影重叠,似乎有千百个周芷若同时持剑攻向自己,竟然一时间分不出哪个是真的,哪个又是假的,便是这么一个恍惚,对方的长剑已然架在自己脖子上。

周芷若这一招动作太快,若非她此时不在状态,怕是丁敏君连一个照面都走不上,就要栽在她的手里。

静玄也没料到周芷若可以在瞬间制住武功不算太弱的丁敏君,不由一愣,忙上前一步道:“芷若,大家同门一场,你手下留情。”

周芷若本来也没想杀她,且她方才那一下虽说出其不意震慑住了丁敏君,然而却也因为强行动用内力而导致内伤加重,左胸的伤口也跟着崩裂开来,若她此时因为杀了丁敏君而引起众怒,怕是自己也断断讨不了好去。

她想到这里,不由冷笑一声,淡淡的道:“今日之事,我念在同门情谊上不与你们计较,再有下次,便是门规处置。”

众人都不言语,显然心有余悸,周芷若见状又道:“如今我还有要事要去处理,静玄师姐,烦请你先带领众姐妹赶回峨眉处理门中事物,我这边事情一了,即刻便会返程。”

静玄道:“是,掌门人。”

周芷若说完这话,再不迟疑,转身便走,却在拐过角落确定避开众人时停了下来,她探手去摸左胸上的伤,果然湿漉漉的一片,显然是裂开多时,竟将裹伤的绷带全部染透。

此时夜色已深,大都早已宵禁,她想要寻处医馆处理伤口都有些难,何况她一早便是强弩之末,勉强料理了丁敏君,如今情况更是糟糕,故而她只是稍稍前进一步,眼前便是一黑,竟然坚持不住便要晕倒,然而万幸的是,她虽跌倒,却不曾摔在冰冷的地上,反而被人接住随手揽入怀中。

周芷若鼻尖闻着这熟悉的女儿香,神思便是一阵恍惚,她勉力抬眸去看抱住自己那人,隐约又见那人眉如远黛,肤若凝脂,端端便是美人胚子,不由下意识唤了一声:“赵敏。”随后便失了意识。

赵敏将周芷若揽在怀里,手心触到她纤细瘦弱的腰肢不由一阵心疼,她早先时候想着与张无忌的约定时辰将至,不得不去赴约,又见峨眉派众人已然寻到了周芷若,便想着她师姐都在身边应该无碍,却不料竟会发生这样匪夷所思的一幕。

其实这也怪不了她,毕竟人心叵测,谁能预料?

当她躲在暗处,看到丁敏君咄咄逼人的气势被周芷若有理有据的反击压的半点抬不起头来之时,她心中既觉好笑又觉好气,原本以为,周芷若与她斗嘴之时已然不留情面,却不料她还是嘴下留情了,便听她今日针锋相对的架势,赵敏自觉甘拜下风。

她忽然又想起,周芷若在制服丁敏君之时,身子下意识晃了一下,虽然不经意且幅度甚小,然而对于一直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周芷若身上的赵敏来说,却可以看的清清楚楚,她想到这里,再也不敢迟疑,一把将她抱起,寻着大都最大的客栈,直奔而去。

其实若要说给赵敏这人下个定义,周芷若只有八个字可以形容:若即若离,难以琢磨。

说她奸诈狡猾手段卑劣,她却并非全然不顾大局,任性妄为,可若说她温柔体贴善解人意,那这八个字跟她却是全然没有关系。

赵敏温柔体贴?周芷若只想哈哈冷笑两声,这怎么可能?

然而此刻,客栈的房间里,被周芷若认为不可能温柔体贴的赵敏,却将她轻柔的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解开她的衣襟,又动作谨慎的除去她被血浸透的绷带,动作轻柔的,似乎是在对待一件上好的瓷器。

只是在赵敏的心里,再好的瓷器也不及周芷若的万一,她此刻蹙眉盯着她左胸上的伤口,只见那伤口血肉模糊,明显有反复扯裂的痕迹,想来当时她抱起灭绝师太遗体之时,这伤口便已然绽开了。

赵敏又是心疼又是自责,她探手取过旁边托盘里备好的棉布伤药,小心谨慎的帮她擦去伤口周围的血迹,那虔诚的模样,似乎是怕一旦下手重了,便会弄疼了她。然后又涂了上好的金创药,用药布仔细的包扎起来。

一切妥当以后,才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在床榻之上,然后,赵敏便坐在榻沿,痴痴的望着床上沉睡的少女。

无可厚非,周芷若相貌极美,观她肌肤白皙胜雪,鼻梁高挺,唇型完美,长长的睫毛宛若一对小刷子般浓密,五官立体,便如精雕细琢的一方美玉。

可是赵敏看上她,却全然并非因了她过人的相貌,毕竟赵敏本身,便是一枚绝代佳人,她之所以会喜欢周芷若,甚至爱上她,全然因为她内在的那份高贵的气质以及骨子里不卑不亢的雍容大气,她如一根挺拔的竹,端端立在她的眼前,不摧眉折腰,不委曲求全,伟岸挺拔,似乎可以撑起她整个世界,赵敏望着她,无端便生出想要依赖的感觉。

赵敏想到这里,不由下意识握住周芷若的手,只觉得她手掌柔软,指节修长,还带着一股醉人的芬芳,不由凑过去,将脸颊贴上周芷若的手背,轻轻摩挲。

如果周芷若此时醒来,必会觉得大吃一惊,这般小女儿姿态的赵敏,是她想也不敢想,甚至做梦都不曾梦到的样子,她所认识的赵敏,是那个总是意气风发,计谋百出,又喜欢与她针锋相对气势汹汹的女子。

所以那样的赵敏,怎么会这样羞红了脸,眼波含怯的望着她?简直匪夷所思!

赵敏哪里知道周芷若心中对她的评价,此时此刻,她一颗心柔情百转,眼里心里都是那人的模样。

她有心探查一下周芷若的伤势,谁料指间触到周芷若的手腕,竟然觉得指下脉搏虚乏无力,正是中了十香软筋散的征兆。

可是这有怎么可能,哥哥曾说,苦头陀以计骗了鹿杖客的解药,分发给六大派众人,以致所有人都恢复了功力才会放虎归山,怎么却偏偏落下了周芷若一人?

可惜赵敏并不知道,正是因着她事先将周芷若拉去了雅间,方才导致她后面的一切全部错乱,好好的解药被灭绝师太抢先一步当成□□一并吞了下去,周芷若没了解药,只能硬抗。

然而不管过程如何,结局都是一样,赵敏算算时间,只觉得周芷若至今不曾解毒,怕是会对她身体有恙,可惜她出来匆忙,身上没有解药,只能先回王府取了药再来救她。

赵敏这样想着,忙转身出了客栈,直奔汝阳王府而去,也正是因为走的匆忙,她不曾看到拐角处的阴影里,一个身形颀长的男子正在看着她,却是武当派宋青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