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视线网,用百姓的眼光看新闻!做中国新闻网站之标杆!

中国民生网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 > 文章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5-15 23:34

乡下的夜晚安静又喧闹,没有灯红酒绿,没有车马人流,只有不知疲倦的虫鸣和偶尔响起的犬吠。

林乐极力压抑,但她抽泣的声音却在这不大的房间里格外响亮。

林一诺伸手过去摩挲着她的脑袋:“乐乐别哭。”

只是四个字,却让她自己也忍不住鼻酸。

不只是为了林乐,也为了她自己,为了成年后不得不面对的艰难生活。

上学的时候,以为考试就是天大的事情,现在想来,只需要努力学习应付家长和老师真是简单又幸福的时光。

成年人面对的世界,压力来自四面八方。

而你此时无依无靠,不能像个小孩儿一样说哭就哭,更不能任性地想不做就不做。

而且更残酷的是,不是你努力了就能有回报,也不是你努力了就一定能过得好。

她也好,林乐也好,都在还没大学毕业的年纪,就提前见识到了这个世界残酷的一面。

小蛋夹在两人中间,感受着这悲伤的气氛,小手摸索着,努力帮林乐擦掉眼泪:“姨姨不哭。”

林乐泪中带笑:“嗯,姨姨不哭。”

林一诺拍了拍小蛋,又伸长手拍了拍妹妹的肩膀:“别哭了,等你哭完了就会发现,后面的日子更苦,到时候你哭都哭不出来。”

林乐:“……”

林乐气:“你这是安慰人该说的话吗?”

林一诺:“我这是让你认清现实不要逃避。”

林乐嘟囔:“我哪儿有逃避。”

但心里的郁气却消失了大半,眼泪也止住了。

林一诺:“睡吧,天大的事情睡起来再说。”

她哄着自己的妹妹和儿子睡觉,只觉得心里无比安宁。

在外漂泊几年,她其实想家想爸妈,想念很多的亲人。

林乐的出现,未尝不是缓解了她的一部分焦躁情绪。

不管她爸妈以后能不能接受她和小蛋,反正她现在有堂妹这个亲人可以相互陪伴了。

小时候不觉得,长大了却发现,姐妹之间更亲密。

她们这边一夜好梦,宁曜和梁谦那边却有点睡不着。

梁谦在角落里不知道抽了几根烟,地下一地的烟头。

宁曜说:“你跟林一诺谈得怎么样,她什么时候走?”他不太关心他们对于小蛋抚养权的结论,只想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自己的乐乐要回来。

梁谦闷闷地说道:“她明儿一早就走,带着小蛋一起。”

王森哟呵一声:“那你是放弃你儿子了?”

“当然没有!”梁谦烦躁地说道,“她说我可以一个人去探望小蛋,但不能告诉家里人。”而且还给他制定了一系列需要遵守的条约,说这都是为了孩子好。

王森对此表示赞叹:“林姐姐想得周到啊,要是被你家里人知道了,就你们家老爷子那想抱重孙子的劲儿,肯定会把小蛋带走的,现在允许你一个人探望,既安抚了你,也避免了以后可能会出现的抢孩子场面,不过我觉得吧,这纸包不住火,你家老爷子早晚会知道的。”

梁谦:“你当我不知道吗?只不过她和孩子现在都对我还排斥,我也只能一步步来,而且你知道她为什么给我儿子起名小蛋吗?她竟然说当爹的大混蛋,儿子就是小混蛋,简称小蛋!”

王森和宁曜:“……”

王森笑得差点抽过去:“哎呀林姐姐真是个人才!”

宁曜也忍不住笑,笑完了又愁。

总觉得他家乖巧可爱的乐乐会被她这个堂姐带坏。

“不管怎么说,你也别太欺负人家孤儿寡母的,林一诺一个人带孩子也不同意,你别干狼心狗肺的事。”宁曜嘱咐。

梁谦抬头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句:“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站在你们家林乐那边,帮着林一诺对付我!”

宁曜挑眉:“你都这么说了,那看来我要是不帮林一诺都说不过去了。”

梁谦又赶紧跳起来说道:“别啊曜哥,咱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可不能拖我后腿!”

“你先搞定林一诺再说吧,”宁曜说,“我看她可不像是好对付的样儿。”

梁谦:“……”

他又蹲回去了:“岁月是把磨刀石,把人磨得忒锋利了!”

王森又哈哈大笑:“你该!”

林一诺假期还在加班,因为梁谦搞出这么一档子事她紧急请假离开,现在又得回去上班了。

林乐问:“你上班,小蛋怎么办?”

林一诺:“上幼儿园。”

现在城市里为了照顾工作忙的上班族,开设了一些全天候的幼儿园,假期也不停歇。

林乐还挺喜欢小蛋的,想了想说道:“要不这几天小蛋先跟我去剧组玩吧,我可以跟助理一起照顾他,等过几天你不忙了再来接他。”

林一诺无语地看着她,然后说道:“妹,过几天假期就结束了我还得上班。”就没有不忙的时候!

林乐:“……”

成吧她没有当过朝九晚五的社畜,工作一会儿忙一会儿轻松的,差点忘了正常的社畜是什么生活状态了。

倒是小蛋听说可以跟着林乐去剧组很兴奋,跳着脚表示:“我要跟姨姨走!”

林一诺黑脸。

林乐讪讪地说道:“不然就让小蛋跟我玩几天好了,姐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

眼瞅着自己儿子那跃跃欲试的兴奋表情,林一诺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天天上幼儿园也挺没意思的,就让小蛋跟着她妹出去见见世面好了。

林一诺又踩着高跟鞋走了,把儿子留了下来。

这让梁谦很吃惊,也很高兴,琢磨着自己这两天好好表现,争取在儿子那边扭转印象,不说立刻叫他爸,至少不能再一口一个坏人的排斥他。

然而林乐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她对宁曜说:“我要回剧组。”

宁曜:“……”

他就知道林一诺一来就不是什么好事。

“你这几天没戏,不用回去。”他一口回绝,要换了以前,林乐早就乖乖点头听他的了。

但是现在林乐却很坚持:“可我不想在这里继续带下去了,我想回去。”

她又一次在他面前表达自己的意愿,甚至连借口都不愿意找,直接了当地说她不想。

宁曜诧异。

若是前几天,他还会欣喜于她逐渐在他面前放开,展露本性。

但现在他只觉得心里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

林乐本来一看他皱眉就习惯性地想顺从,但她现在手里牵着小蛋,仿佛给了她莫大的勇气一样,勇敢地迎上宁曜的双眸:“我要先走了,我打电话让我助理来接我。”

她这完全不是商量的语气,而是通知。

宁曜可以强硬一点留下她,也可以温柔地哄她留下,但现场还有个四岁多的小孩儿,他觉得怎么做都不太合适。

所以他只能说道:“我送你回去。”

林乐:“……”

耶开心!又成功了一次!

她心里乐开花,表面还是不动声色,跟宁曜坐车走了。

王森搭着梁谦的肩膀,看着他们车子逐渐远去只剩个尾气,拍拍他:“兄弟,别伤心了啊,天无绝人之路,虽然吧这林家俩姐妹花都不太愿意搭理你,但没关系,你也甭搭理她们!反正林姐姐同意你可以探望儿子了,这不就胜利了吗?她那高傲样儿,你也不会上赶着求复合不是。”

梁谦面无表情,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

力道还挺大,王森捂着肚子指着他的背影骂:“卧槽!老子是好心帮你!你特么以后别找老子帮忙!个没良心的!”

宁曜带着林乐回了剧组下榻的酒店,看她下了车牵着小蛋的手就要走,不由地叫住了她:“乐乐!”

林乐回头,疑惑地看着他。

宁曜有一肚子的话想问,但最终也只是说了句:“再见,宝贝儿。”

林乐犹豫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就带着小蛋转身走了。

小曼在屋子里正吃着薯条开心地玩手机呢,就看着林乐牵着一个小孩儿回来了。

“乐乐,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她睁大眼睛,“还有这小孩儿谁家的?剧组的小演员吗?”

“别胡说,这是我外甥儿小蛋,小蛋叫小曼阿姨好。”

小蛋奶声奶气地喊人:“小曼阿姨好。”

小曼立刻脸色扭曲:“为什么要叫我阿姨,叫姐姐啊!”

她才二十四岁而已,为什么要被叫阿姨!

林乐振振有词:“这是我外甥儿啊,他叫我姨姨当然要叫你阿姨,不然难道你想矮我一辈吗?”

小曼嘀咕:“矮一辈就矮一辈呗,那也比被叫老了强。”

林乐嗤笑:“快拉倒吧你比我还大呢,怎么就把你叫老了。”

小曼捂着心口:“我不听我不听!我还是个宝宝!”

小蛋好奇地看着她,并认真地纠错:“阿姨你不是宝宝了,我才是。”

小曼:“……”

心塞塞。

她怀着一颗破碎的心去收拾林乐带回来的行李,就听林乐问道:“我走了这两天,没什么事儿发生吧。”

“没有啊,”小曼说,“一切正常。”

林乐犹豫了一下,问道:“那李奕辰呢?”

“他呀,”小曼漫不经心地说道,“听说又被骂了,不过他脸垮得好快,也好严重,看来这整容果然需要谨慎,保质期也太短了点,化妆师都快愁死了,导演也愁,他现在那眼袋那皮肤上的痘痘,根本遮不住,估计得靠后期了。”

林乐哦了一声,让小蛋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自己去厨房拿了瓶酸奶出来,拿热水泡热了才给他喝。

她做这些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

李奕辰说让她回来之后,陪他去看凌悦,跟他现在所遭遇的一切有没有关系?

不然她很难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着急要去看一个还在上高中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