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视线网,用百姓的眼光看新闻!做中国新闻网站之标杆!

中国民生网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 > 文章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5-15 23:35

随着欢天喜地、喜气洋洋的音乐缓缓响起,荧屏上,首先呈现了一个红红火火的画面、恢宏气势、富丽堂皇的舞台,紧接着逐一扫过各色各样、异彩缤纷的舞蹈演员,最后,镜头终于聚焦在了舞台最前侧的三个谦谦有礼、一脸喜庆的帅小伙子身上。

一见到易烊千玺出场,席楠楠的眼睛就直了。一身白色西装,里面隔着一件红色内衬,十分搭配节日独特的欢喜氛围,鬓角干净利落,精神焕发,阳光明媚,眸光明亮,眼神充满笑意,唇角带着浅浅的梨涡,一笑倾城。

镜头间或给他一个特写,就能听到他磁性温柔的苏音,标准又稍显拘束的拜年手势。即使偶尔他沦为背景,但只要站在那儿,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哎呀,这仨小伙子真是充满年轻与朝气啊!”席妈妈欣赏完节目还忍不住赞叹。

“对,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席爸爸赞成的点头。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长得好看点儿,有什么实力?”席穆穆一旁嘟嘟囔囔。

闻言,席楠楠瞥了他一眼,忍不住笑着刺儿了一句,“你有实力,人家春晚邀请你吗?”

“我……”席穆穆一时语塞,“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对呀,没什么了不起,”席楠楠继续笑,好心提醒,“只不过人家十五六岁就上过春晚,十七八岁就去过米兰、联合国、格莱美了,”她继续讥讽的笑,“敢问,身为同龄的您呢?”

“我……妈,你看我姐。”席穆穆说不过她,开始撒娇告状。

“好啦好啦,你俩别斗嘴了。”席妈妈无奈的笑了笑。

“我没斗嘴,只是想好心提醒一下穆穆,别吃不到葡萄,说人家酸,人家那是真优秀。有吐槽人家的功夫,不如好好提高你自己。”席楠楠继续郑重说道。

“知道啦。”席穆穆不情愿的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席楠楠突然小心翼翼的讨好问道:“嘿嘿,对了妈,刚刚那三个帅哥,你……喜欢谁呀?”

“嗯……我觉得中间那个挺俊的。”席妈妈想了想,回答道。

“哦……”席楠楠不禁有一丝失望,顿了顿,开始疯狂安利,停不下来,“其实我觉得左边那个挺好的,你想他那个棱角多分明啊,而且一身自带正气,还有笑起来有可爱的梨涡,特别好看,而且声音也超级好听,还有……”

“好啦,别夸了,生怕谁不知道你是他助理一样。”席穆穆嫌弃的撇撇嘴。

“啊?你是左边那个小帅哥的助理?”一听这句话,席妈妈激动的问。

“额……嗯。”席楠楠尴尬笑了笑。

“哎呀,楠楠啊,没想到啊,你跟着的那个明星竟然是个小帅哥。天啊,你可要抓紧机会啊!”席妈妈一把拉过她的手,激动道。

“啊?”席楠楠一脸懵。

“这么好的一个帅哥摆在眼前,你们朝夕相处的,条件多便利啊,最容易培养感情了!哈哈,这下好了,不用为你的终身大事操心了。这个很合适,非常合适啊!”席妈妈自己在那边高兴的不知怎么是好,笑得合不拢嘴。

“那个,妈,他和穆穆一般大,相当于我弟,没事吗?”席楠楠迟疑的问道。

“那有什么关系,我看电视上人家十多岁的都没说啥。”席妈妈极其开明的劝解道,“楠楠,你得抓紧机会啊,看这帅哥多好,一定不少人喜欢,千万别被别人抢了去。”又自顾自的笑着说:“哎呀,真好,没想到我未来女婿这么优秀啊!真好!”

三脸懵逼的看着她。

“别理她,臆想症臆想症。”席爸爸嫌弃的说。

“谁臆想了?”席妈妈挑挑眉,眼神带着杀气。

“没没没,我,我。”席爸爸立刻投降。

姐弟俩相视一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看妈妈这反应,席楠楠心里一下轻松许多,果然,我们千玺这么优秀,注定被人喜欢的,哈哈!

年夜饭吃好了,春晚接近尾声,席楠楠站在阳台上看着天空上此起彼伏、灿烂多姿、五颜六色的烟花,莞尔一笑。

“你还在寻找什么,是否已丢失太多……”

“千玺。”她轻轻叫道。

“新年快乐!”那边,他温柔的说。

“新年快乐!”她笑了笑,“回家了吗?”

“嗯,在回湖南老家的路上。”

“注意安全。”顿了顿,她带着笑紧接着说,“对了,我跟你说,刚刚不是看春晚嘛,我特地把我爸妈叫上一起看,然后我就问我妈你们仨谁最帅,你猜她说的是谁?”

“小凯?”易烊千玺猜测一问。

“嗯?你怎么知道?”席楠楠刚想吓他一下,没想到他竟然知道。

“因为第一印象,我觉得小凯很帅啊!”易烊千玺解释道。

“唉,好吧!”她不禁有些失兴。

“那你妈妈怎么评价我的?”易烊千玺接着问。

“你继续猜呗!”席楠楠开始卖关子。

“我猜应该评价也不低吧,毕竟我那么……嗯……优秀。”易烊千玺清咳两声。

“嘿嘿,对,你知道吗?我都要被我妈逗死了。我一安利你,我弟就说了我是你助理的事。然后我妈她可激动了,一个劲的说什么让我抓紧机会,别被人抢走,未来女婿真优秀之类的话,我都惊呆了,哈哈哈。”她一边说一边笑。

静静听着她的话语,易烊千玺的嘴角也不自觉染上笑容,“嗯,那就好。”

“是,这下不用担心了。”

“对呀,不过,”他顿了顿,略带伤感的说,“我现在不是很开心。”

“啊?怎么了?”闻言,席楠楠立刻眉头蹙起,担心道。

“什么时候回来?”他低低的语气里带着委屈,“我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