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视线网,用百姓的眼光看新闻!做中国新闻网站之标杆!

中国民生网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 > 文章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5-15 23:35

奴良滑瓢时隔数年再次进行了一次‘百鬼夜行’。

夜色笼罩着大地,四处都充满了安静的气息,似乎将所有的声音都黑暗吞噬掉了。

她在灯下静静地看着书,房间里除了她一个人以外还有一个小妖怪,是个可爱的红发男孩,踩着一个绿色的石灯笼,穿着一身蓝白狩衣。

“大姐姐,他们出去了哦。”

这个男孩趴在窗户边看着外面,然后飘到了她面前,兴奋地说。

原本聚精会神背着书中咒语的人抬起头,淡淡地看了男孩一眼,然后在对方充满期待的眼神下弹了下他的脑门“别闹,我是不会带你出去的。”

男孩捂着额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她“诶?为什么啊——”

这不是明知故问的事情吗。

她的视线看向刚刚男孩趴着的窗口,从那微微敞开的窗户,可以看到庭院里昏暗的夜景。

这次的‘百鬼夜行’是为了把失踪的鲤伴找回来。

但是,如果仔细想一想的话……在她来这个世界的时候,鲤伴就已经觉醒妖怪的血统,能把她困住的家伙,想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吧。这个时候比起出去找人,她还不如安心地待在家里等着滑瓢把失踪的人带回来呢。

“姐姐,你是不是怕出去之后被牛鬼大人发现?”

她眨眨眼回过神。

牛鬼吗……

“不是哦。”她微微笑着,看着满脸疑惑地小妖怪“如果太弱的话,这么贸然出去会被杀死的。而且古笼火你前几天才被师父救了回来,应该好好休息才对。”

眼前这个孩子是叫‘古笼火’的妖怪,是奴良滑瓢几天前出门后带回来的。听纪乃说,好像是从一个叫做‘百物语’组的妖怪手下救出来的。

可爱的外表,如孩童般调皮的个性都让古笼火在奴良组深受大人们的喜爱。

不过因为古笼火经常缠着樱姬,就把这个小妖怪丢给自己的奴良滑瓢——真是越活越像个孩子了?

已经带过五个孩子的她表示很无奈,虽然她是很喜欢小孩子,但是她不是保姆,也不是姑获鸟啊!为什么一个个都喜欢把小孩子往她这边丢?

古笼火有点闷闷不乐地趴在了桌子上“好无聊……”

她却眉目平淡,眼神祥和而安静,继续看着已经翻了一大半的书。之前她在游戏里的职业切换过阴阳师,对于这个世界的阴阳术虽然陌生,但是却也并不是太难懂。她一边想着,一边在空中试着画着桔梗印,结果还没画一遍旁边就传来‘咚’的一声。

闻声看过去——

本来还趴在桌上的妖怪已经慌张地钻进了桌底。

她愣了一下,疑惑地放下手里的书站起身“……你在做什么?”

躲在桌子下面的古笼火瑟瑟发抖,声音颤抖着发出来“阴、阴阳师……大姐姐,你是……阴阳师吗?”

原来是在怕啊……

她内心复杂地看着不肯从桌子底下出来的妖怪,最后叹了口气“不是。”

“……”

“他们没和你说吗?”她稍微有点惊讶,但还是稍微解释了下“我以前是妖怪,现在变成了人类,阴阳术是最近才开始学的。”

桌下慢慢探出了一个红色的小脑袋,那双眼里泪汪汪的“他们没说。”

哦。

*****

好不容易把古笼火给哄走,她又练习了几遍桔梗印之后才准备休息。

她抬手打了个哈气,然后揉揉眼后看向窗户的方向“你还要在那里待多久?鲤伴”

#就算变成了人类我也能发现滑头鬼√#

已经解决完事情的人本来还在纠结要怎么和她解释,所以从一回来就躲在了窗边,听到她这么说,鲤伴也干脆直接翻窗跳了进来,白皙的脸上蹭了不少的灰,像个小花猫一样。

“……”

他抓了抓脸,心虚地看了眼不说话的她“那个。锦鲤?”

坐在床上的女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一看就是在生气,连说话声音都变得平平淡淡的“有什么话赶紧说,我要睡了。”

心口一紧。

鲤伴赶紧不要脸的凑上前,迫切地想拉住她的手“都是我不好,你别生气好不好~”

他垂下头,低沉愧疚的语气最能让人勾起内心的柔软,起码每次她都会心软原谅他。但是这一次,她还是蛮生气的。

任由鲤伴粘着自己撒娇好一会,她才慢吞吞地回应他“除了道歉,你还应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见她终于肯打理自己了,鲤伴立刻打起了精神,半睁的丹凤眼里闪过一道笑意,沉浮间快速消失。也不管老头子那边曾经交代过自己的话,他立刻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只是少说了一些细节的事情。

掌管江户黑暗的一直都是他们‘奴良组’,如今突然多出的‘百物语组’不断地扩张势力,并且爪牙不止面对人类,还伸向了妖怪——

“所以说,你明知道对方派人暗杀你,还故意往圈子里钻?”这么说着,她扯了个灿烂到极致地笑容“不愧是统领江户的奴良组第二代总大将,智勇双全让人生畏呢。”

“……对不起。”

鲤伴蹲在她的床边,紧握着她的手不放。

见他那副小心翼翼地模样,她又气又好笑,于是她伸出手,纤细修长的手指用力地擦拭着他脸色的灰渍。

“锦鲤?”

男人开心地眯起眸子,眸光由深及浅,妖冶异常。

她却皱了皱眉,盯着笑意盎然起来的男人许久终于还是挫败地开口“……这次就勉强原谅你,快回房休息吧。”

弄得这么狼狈肯定受了不小的伤,就算有治愈能力,也要好好休息一下。

俊秀的男人面带柔和的微笑,眼中是不可忽视的神情。

“我想看着你。”

他轻声说,眼里满是宠溺。流光似水的眸子似是要看得人心都醉了。

“你是在撒娇吗?”她无奈地笑道,完全看不出之前生气的模样。

一晚上接连和黑田坊还有山本五郎左卫门交战完,绕是妖化的他也有点吃不消,他坐在地板上将脸靠在床沿“我又把衣服弄坏了……”

她看了眼鲤伴身上有点破烂的衣服,微笑着“没关系,我再帮你缝起来就好了。”

枕在床沿的他抬起头,额前黑色的卷发落在鼻翼左侧,眼眸中闪烁着温柔到了极致的水光。

心底莫名荡漾起异样地情绪。

“锦鲤,我可以求膝枕吗?”

她先是愣了一下,看着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鲤伴,心中一晃无神地说道“好。”

于是某只还在地上坐着的滑头鬼就这么爬上了自己的床,理所当然地躺在了她的旁边,脑袋往她的腿上一搁。

她:???

#emmmmmm你为什么操作这么娴熟啊?!#

枕着她腿的人侧了个身子,面朝她,几乎脸都贴上了她的腹部。

她的心脏猛的漏了一拍,却还是摸了摸鲤伴的头。

鲤伴的发质很好,柔软的像做工精致的布料一般丝滑,她的食指轻轻的缠绕着一缕黑发,无言地满足感荡漾开来,并且无限扩大。

她笑着拨开鲤伴落在鼻翼旁边的黑发,本就宽松的和服因为侧卧变得更加松松垮垮,甚至露出了大片的——她尴尬地移开了眼。

在她移开视线的瞬间,枕在她腿上的家伙睁开了一只眼,眼底没有一丝睡意,反而情绪暗生。

——这样也不错。

这么想着,他笑着又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