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视线网,用百姓的眼光看新闻!做中国新闻网站之标杆!

中国民生网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 > 文章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5-15 23:35

西园野子忽然能看见疯狂钻石了。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晚上发生的意外,不过连东方仗助自己都不敢说完全地了解疯狂钻石,西园野子的变化除了让他们更加疑惑之外,毫无可以解释现状的头绪。

于是只能把这件事先搁置。

西园野子的心情变得十分糟糕,她总是这样,莫名其妙地被恶鬼缠上,莫名其妙地被攻击,莫名其妙地看见了原本看不见的东西,这些变化的发生完全不讲道理,哪怕女生再不情愿,也只能被动接受。

西园野子怀着低落的情绪烦闷了几天,幸好春假很快就结束了,因为入学考试的成绩优异,她被分进了葡萄丘高校的一年级A班,开学的第一天十分平古无波的过去,放学后西园野子收拾好书包,想去隔壁看一眼B班的东方仗助,没想到对方已经等在了班门外。

“哟,野子。”东方仗助主动向她打招呼,邀约道:“一起回家吗?”

“好呀。”西园野子说,目光转到他身旁的矮个子男生上,“这位是?”

矮个子男生的性格有些羞涩,他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道:“你好,我叫广濑康一,是仗助的同班同学,请多多指教。”

西园野子回以同样的自我介绍,三人一起离开学校,在回去的路上,东方仗助粗粗地讲了一遍他和广濑康一认识的经过——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他和广濑康一与一个名叫空条承太郎的海洋学博士认识的经过。

今早上学的时候,东方仗助凑巧遇到了他生理意义上的大外甥,两人在聊天时不小心起了纷争,就挽起袖子互相干了一架,路过的广濑康一目睹了全程,不知怎么的就和东方仗助相熟起来。

……这个故事的槽点已经多到西园野子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比较好了。

她准确地抓住了重点:“他是你的大外甥?”

“血缘关系上应该是这样。”东方仗助说,“不过承太郎先生的年龄比我大上许多,气质也十分可靠。”

他还顺便介绍了一下自己复杂的家庭情况。

东方家之所以没有男主人,是因为东方朋子年轻时爱上了一个年过半百、已有家室的美国男人,换句话说就是当了第三者,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只是简单的露水姻缘,可要命的是东方朋子却是切切实实地对东方仗助他爹动了心,而男方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儿子这件事,还是家里准备做遗产公正时才发现了远在日本的私生子。

听得一愣一愣的西园野子:“……”

她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段贵圈真乱的关系,于是谨慎地保持了沉默。

反倒是突然被告知私生子身份的东方仗助能一脸不在乎地当着新认识的同学的面提起这件事,心态着实好的令人佩服。

“对了,”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我来找你是为了和你说件事——承太郎先生也能看见疯狂钻石。”

西园野子“……诶?”

她这回是真的有些吃惊了,东方仗助继续道:“他说疯狂钻石其实是一种名叫‘替身’的能力,和精神有什么关系,不过我当时没怎么仔细听,具体的也不是特别清楚。”

“我和承太郎先生聊天的时候顺口提了一下你的名字,他好像对你有些兴趣……更准确的说,是对你上周被人用箭袭击这件事感兴趣。”他说,“承太郎先生希望能和你见上一面,了解更多在那天晚上的细节。”

“怎么样?你答应么?”东方仗助问,“承太郎先生看上去似乎是知道一些内情的样子。”

替身,精神?

西园野子翻来覆去地在心里默念这两个词,直觉它们是个很重要的概念。

既然对方是东方仗助的外甥的话,那见上一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踌躇片刻,点头答应了。

“啊,那个——”一直没有出声的广濑康一适时举起手,“可以的话,也能让我再见一次承太郎先生吗?”

东方仗助和西园野子闻言一齐看向他,陡然间被二人注视,广濑康一瞬间紧张起来。

他结结巴巴道:“今天早上承太郎先生说的那件事,我有点在意,想多问一些细节……”

西园野子眨眨眼睛,“什么事?”

“啊,那个啊。”东方仗助想起来了,“好像有个很危险的家伙跑到镇子上来了,承太郎先生叫我们最近小心一点。”

危险的家伙?

西园野子有些茫然,几辆警车从马路上飞驰而过,吸引了路边三人的注意。

广濑康一:“诶……怎么回事?”

“出什么案件了吗?”东方仗助远远望了一眼,“过去看看?”

没人反对,好奇的三个高中生沿着马路跟过去,看见大量的人群聚集在便利店前。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大家都围在这里?”西园野子问身旁的群众。

“好像有人抢劫了便利店,还劫持了女店员守在里面。”一个老太太回答。

抢劫?西园野子一惊,人群忽然一阵骚动,一个高壮的男人用刀抵着流泪不止的年轻女人从便利店里走了出来。

正在维持秩序的警察纷纷转过头,紧张地呵斥他:“不许动!放开那个女人!”

“吵死了!”男人气焰嚣张地大喊,“都给老子滚开!”

便利店店员忍不住抽泣起来,广濑康一看了一会儿,认出了她。

“我在那个店员那里买过东西!”他惊讶道。

西园野子又一惊,“受害者是广濑君的熟人吗?”

广濑康一干巴巴地说:“啊不,那倒也不算特别熟……”

“那家伙的眼神很不妙啊,”东方仗助观察道,“要是被刺激到的话,绝对会马上动手的。”

要对无辜女店员下手吗?

西园野子盯着大闹着要开车离开的抢劫犯,感觉自己肠胃慢慢地翻滚起来。

——恶心。

只是因为自己毫无理由的恶意,就可以无所顾及地随意伤害别人吗?

——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

“野子?”东方仗助推了推她的胳膊,“快让一下,那个家伙看过来了,我们先撤吧。”

西园野子回过神来,急忙后退几步匆匆道:“好的好的。”

东方仗助看了她一眼,“你脸色不太好,不舒服么?”

西园野子摇摇头,“我没事——”

“喂!那边那个发型奇怪的小鬼!”抢劫犯挥舞手中的刀具,对着他们大声喝道:“我让你离车子远一点,你听不见吗?信不信我弄死你啊傻逼!”

垃圾。

西园野子别开脸,“东方君,他看过来了,我们先走开吧?”

东方仗助却不动了。

“这个先不急。”他说,“你帮我拿一下书包。”

东方仗助随手把背着的提包轻轻扔到西园野子怀里,然后在她疑惑的目光中大步走向嚣张的抢劫犯。

西园野子:“……东方君?”

“遭了!”广濑康一忍不住捂脸,“明明承太郎先生再三叮嘱了!结果还是——!”

警察和抢劫犯同样被东方仗助大胆的行动惊吓到,持刀的粗鲁男人怒而刺向怀中的女店员,然后被突然出现的疯狂钻石一拳破胸。

——带着他身前的女店员一起。

西园野子:……???

这是什么情况?!

她一脸懵逼地看着疯狂钻石那一击打穿店员和抢劫犯的手臂,头一次感觉自己的大脑跟不上眼睛。

同样被现实冲击到的广濑康一语无伦次地指着一瞬间变成受害者的两人,“啊啊!他、他们身上破了个大洞!”

西园野子这才想起了东方仗助的特殊能力,她心虚地安慰身旁的男生,“没事的,等一下就好了……”

在这短短的几句话的时间里,东方仗助已经把被劫持的店员拉到了身后,解除了人质危机。女店员不敢置信地摸着自己完好的腹部,而抢劫犯的肚子上多出了一个小刀状的凸起。

广濑康一惊呆了,“那把刀……跑到男人肚子里了?”

不,应该是东方仗助故意卡在那的。西园野子想,他都能把她脱落的头骨接上,没理由犯这种错误。

警察趁抢劫犯心神不定,冲上去扑倒了他,现场马上变得混乱起来,西园野子和广濑康趁机凑到东方仗助身旁。

“东方君?”

“你没事吧?”

“没事。”东方仗助说,从西园野子手上接过书包,广濑康一忍不住问,“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没有得到回答,抢劫犯突然开始呕吐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一只蓝色的小手从抢劫犯的嘴里冒出了出来,吓了西园野子一跳。

身上满是奇怪眼睛花纹的蓝色小矮人趴在地上,大半个身体藏在抢劫犯的食道里,它声音嗡嗡道:“没想到在这种地方,除了我之外还有别的替身使者。”

小矮人怒气冲冲地指着东方仗助,“本来还想附在这个男人身上舒舒服服地打个劫,你竟然妨碍我!”

东方仗助想起来了,“你是照片上那个……”

蓝色小矮人没有理他,扭头飞快地躲进了下水道口,东方仗助马上追过去,西园野子犹豫一瞬,也急忙跟上。

“接下来我会一直盯着你,”小矮人满怀恶意地看着东方仗助,“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在某个角落注视你。”

如此糟糕地宣言之后,它沉入下水道深处。

西园野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是诅咒!”她激动道,“它盯上你了!就像当初被‘恶鬼’缠身的我一样!”

东方仗助直觉蓝色小矮人和当年那个红色人头的存在并不完全相同,却来不及向女生说明,回过神来的警察冲过来把他按倒在地,他们怒吼:

“你这个小子!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愤怒的警察狂风暴雨地教训了他一顿,最后还是东方仗助祭出他当巡警的外公,才逃过被警察上门训话的命运。

“结果一不小心就弄到这么晚了。”东方仗助抬头看昏沉的天色,对准备去车站等车的西园野子说:“我回去后会联络承太郎先生,看他什么时候方便,帮你们约个见面的时间。”

西园野子点点头,她还在在意小矮人的话,忧心忡忡道:“东方君最近要多注意安全啊。”

“安心吧,我可没那么容易就被那种不入流的家伙打败。”东方仗助笑着说,挥手告别,“那么,明天见。”

“明天见。”西园野子说。

他拍拍在等在一旁的广濑康一的肩膀,和小男生一起转头离去。

虽然东方仗助说过会尽快联络,但西园野子并没有马上见到他口中的大外甥,甚至连东方仗助本人都很难联系上。

因为就在第二天,东方仗助的外公东方良平在结束晚上的小镇巡逻后,突发脑溢血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