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视线网,用百姓的眼光看新闻!做中国新闻网站之标杆!

中国民生网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 > 文章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5-15 23:36

直到陈淑芬将人带到茶楼包间,张国荣才停下喋喋不休。

看到他宝贝似的放好绣花包,没有绣花包的两个人齐齐翻了个白眼,

但是也好想要啊怎么办?!

“邵生是香港电影业的龙头,有钱!有钱人大多数是舍不得钱的,你千万不要答应他出的价,往上抬,他还价,那就亏不了。”怕嬴予会被坑,张国荣又细细叮嘱了一句。

实在是刚见面就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别人令张国荣不得不担心靓女有时候太单纯。

陈淑芬:十仔,平时无见你甘醒目?

包间门被从外打了开,一个青色印花旗袍的中年貌美女子扶着一个七旬老人走了进来。

“六叔。”

“六叔。”

“六叔。”

陈淑芬三人站起身来叫了一声六叔。

“哎,坐,不用客气。”邵六叔招呼着他们坐下,眼神不自觉飘向端坐在桌前的嬴予,“这就是阿芬你说的嬴小姐?”

“是啊,阿予手头上有东西想六叔帮忙掌掌眼。”陈淑芬一番话下来让邵六叔听着舒服。

掌掌眼,就是说看他喜恶决定要不要入手。

听不懂粤语的嬴予保持着沉默,全权交陈淑芬来说。

果不其然,邵六叔对那三块成色相当好的金砖很感兴趣,“这年头,成色这么好的金砖可不多了,不过我买回去也是要融了才能造几件首饰出来,这样,我给嬴小姐三百万怎么样?”

三块金砖每块都足有十斤重,值的远远不止三百万,邵六叔这个价只能算是中下。

张国荣有心想替嬴予说些什么,桌底下的脚被陈淑芬和黎小田一人踩了一只。

明显是不想让他开口说这些,这件事他们开头可以,过程他们就不适合参与了。

他忍了忍,见她疑问的看向自己,意思也很明显,她听不懂邵六叔说的。

张国荣轻声用国语转述了一遍,看她没什么表情波动又不由暗自焦急,傻女,千万别答应啊,会亏死的!

对面邵六叔眼皮微动,听不懂粤语?大陆人?

听完张国荣说的,嬴予轻笑出声,头上的金钗垂下的珠串也跟着动,发出轻脆的声音。

三百万?

要不是来的路上张国荣给她说了下纸币的事,这会儿是真当她新来新猪肉使劲宰?

她的指尖轻点着桌面,凤眸微眯,气场稍开,“你融或不融是你的事,我卖的是这金子,不包括你买了之后的事,我的金子值的可不只有这个价。”

邵六叔被她这一手晃花了神,这气场这行头……不过几秒,邵六叔心里就有了思量,“那依嬴小姐看…?”把主动权给了嬴予。

站在邵六叔身后的方逸华内心惊讶,邵六叔的霸道和说一不二没人比她更清楚,可这小姑娘竟然有能力让邵六叔主动认怂……这……

化被动为主动的嬴予满意的收回气场,又变回了那个无害的小姑娘,“一千万。”

……

邵六叔都有些怀疑自己的眼光是不是出错了,这异想天开的人会是那些神秘家族出来的?

“嬴小姐,你……”你实在是太……异想天开了。

话没说完,被异想天开的嬴予翻过金砖指了指金砖右下方的位置。

邵六叔惊讶的捧起一块金砖,细细观察着右下方角落的一个小刻章,“这是……天宝年间?!”

这……?

嬴予轻抿一口茶,“别看了,刻的是天宝年间安禄山所有。”安禄山那个狗贼的刻章癖全用在金块上了,也幸好祸害的就那几块金块。

安禄山所有?大唐的金砖?古董啊!

“邵六叔,不知道我的金块值不值这一千万?”她问。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大唐古金,虽然是安禄山那狗贼经过手的金。

“值!”他欣然答应,邵六叔可不怕别人骗他,敢骗他的还没几个活得久的。

“如此甚好,钱就麻烦邵六叔帮我弄个身份证明开个银行户口存进去了。”嬴予继续着语不惊人死不休。

“这是谢礼。”嬴予从绣花包中拿出一小瓷瓶,推至邵六叔面前,“补元丹,每日一颗,直至吃完,解你顽疾。”

……

直至嬴予他们离开,邵六叔都还没回过神来。

“六叔?”方逸华轻声叫着握着小瓷瓶发呆的邵六叔,见他回过神来才又继续说,“你怎么了?”

这人自那小姑娘说出那样的话就不对劲了 ,人走了之后更是开始发呆了。

邵六叔摇头,没说话。

拔开瓶塞,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让人为之精神一振。

邵六叔赶紧塞回瓶塞,眼神灼热的盯着手中的瓷瓶,“不得了了啊……”

光是药香就让他感觉到身体都好了一点,可想而知这要是吃了下去药效会是怎么样的。

方逸华同样震惊,“那姑娘说的是真的?”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家族她是知道一点的 ,却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遇到那些家族出来的人。

“……静观其变。”

*

而另一边,见识过嬴予的神秘之处的几人好奇归好奇却不至于像邵六叔那样震惊,因为早都震惊过了。

他们比较关心的是嬴予在事情还没弄好的这些天应该怎么办。

自认为不能放任人生地不熟,话又听不懂的小姑娘流落街头的张国荣主动请缨,在六叔的钱还没到前让嬴予先住他家。

陈淑芬两人尽管认为嬴予没他也能好好的但是也没打击张国荣的积极性,人老了,看的事情多了也就能看出一些苗头,由着他去了。

同样觉得自己一个人没关系的嬴予就这样被忽视了意愿,住进了张国荣家里。

不是没有拒绝,可还没说完,那人就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你让你不忍心说下去。

思想前卫,活得够久的帝姬殿下不再矫情,安心的住了下来,顺便跟着张国荣学粤语。

一天,张国荣一下班回来一打开门。

就看到他家厨房冒着烟,厨房里面某个形象有点毁的人一盆冷水下去灭了锅里的火,气呼呼的走出来,正好正面迎上他。

“噗……哈哈,你……你……这是干嘛了?”张国荣喷笑出声,在某人近乎实质化的目光下才堪堪止住笑,一本正经的问。

笑什么笑!都是那煤气灶的错!

你居然还问!

气得嬴予又瞪了一眼憋笑憋得脸都红了的张国荣,可小脸上一块黑一块白的,整一小花猫,这原本杀气满满的一眼根本就没有威慑力。

于是乎,张国荣又笑了。

等听完事情的原由,张国荣反倒不乐了,“你不会用煤气灶怎么不跟我说?这一次是没什么可下一次呢?还有你想吃什么告诉我就好了啊干嘛自己动手?”

嬴予理直气壮的说:“我又不是小孩。”

不会的,想要的,自己动手就好了啊,没有必要麻烦别人。

“我比你大,有义务照顾你。”张国荣拉到沙发上坐着,抽了几张纸巾替她擦着脸上的灰,“看看,成小花猫了,都不好看了。”

“……比你好看多了。”炸毛的帝姬殿下反讽道。

“那倒是没错。”

………?

“过奖了,谢谢。”

嬴予没看到,原本替她小心擦着脸的人笑得更温柔了,那双眼睛溢满了宠溺。

小花猫,你是最好看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