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视线网,用百姓的眼光看新闻!做中国新闻网站之标杆!

中国民生网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艺术 > 文章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中国新闻视线网小编 发布时间:2020-08-01 15:06

存在于此:艺术与商业之间的静物摄影

Karen Knorr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摄影也许已经在艺术领域中取得了胜利,但依旧遗留着一些问题,比如艺术是否发挥了摄影最大的效用。许多具有艺术头脑的摄影师承认艺术是一个有趣的领域,但他们却并不想居住于此。这里可能没有生气、自私自利且十分缓慢。(摄影允许人们进行快速的艺术变革,而策展人和收藏家却很少这样。)此外,考虑到艺术摄影是通过重制、挪用或以其他方式思考这个媒介的“应用“形式——例如记录、电影剧照、广告或档案影像——而取胜,艺术摄影作品其实与我们在别处看到的摄影总有很多共同之处。

没有什么比五花八门的静物照更能说明这一点,从画廊墙壁和家庭相册,到广告牌和邮购目录,它无处不在。采摘下的水果,修剪过的花,玻璃的、塑料的、木制的和金属的工艺品,奇珍异宝或是日用品,静物照连接了艺术与商业。随着商业文化的兴起,静物画从最底层的类型上升到同风景和肖像类型同等的地位。

19世纪20、30年代的摄影先辈们情不自禁地在他们的相机前堆砌物品。尼埃普斯(Nicephore Niepce)拍摄的一张晚餐桌便是一例。路易斯·达盖尔(Louis Daguerre)精心摆放古典的雕塑和绘画。塔尔博特(William Henry Fox Tablbot)炫耀他的瓷器和玻璃制品。这些影像是文献,是引人思考的图像,还是广告?三者皆是。

存在于此:艺术与商业之间的静物摄影

Nicephore Niepce

存在于此:艺术与商业之间的静物摄影

Louis Daguerre

存在于此:艺术与商业之间的静物摄影

William Henry Fox Tablbot

静物照调动欲望和表达品味,十分适合于一个工业品和贸易迅速发展的世界。即使是稀疏平常的桌子这个静物生活最基本的元素,没有销售的图像几乎很难浮现在人们的脑海里。就像卡尔·马克思在1867年那篇著名的关于商品拜物教的文章中写道,桌子“不仅用它的脚站在地上,而且在对其他一切商品的关系上用头倒立着,从它的木脑袋里生出比它自动跳舞还奇怪得多的狂想”。两年之后,洛特雷阿蒙(Comte de Lautreamout )追寻一种新的美,来自“一架缝纫机和一把雨伞,在操作台上的偶然相遇”。如此狂野的场景!在资本的幻想里,静物成了雕塑与蒙太奇的混合体。

存在于此:艺术与商业之间的静物摄影

Albert Renger-Patzsch

20世纪20年代那些让摄影在现代艺术中占据关键地位的重要人物,都活跃在媒介的应用领域,尤其是在报道、人像以及静物广告方面。他们之中有曼·雷(Man Ray)、爱德华·史泰钦(Edward Steichen)、劳拉·阿尔滨·基洛(Laure Albin-Guillot)、赫尔玛·雷斯基(Helmar Lerski)和阿尔伯特·伦格-帕契(Albert Renger-Patzsch)。其他一些人拍摄可以用于广告的静物照[爱德华·韦斯顿(Edward Weston), 拉兹洛·莫霍利-纳吉(László Moholy-Nagy), 安德烈·科特兹(André Kertész), 海因茨·哈耶克·哈尔克(Heinz Hajek-Halke)]。但是现代主义者忠实他们的职业,因此他们的目的是拍好的照片,而“艺术”的部分则留给其自身处理。

像曼·雷和沃克·埃文斯( Walker Evans )这样不同的摄影师都坚持,他们使用的媒介并不艺术,但可能是一种艺术——一个如今在许多方面都消失了的区别。展览或出版某项委托作品就足以将其重点从被描绘的事物转向这个描绘,从匿名到有名字的作者,从有报酬的工作到作品,从应用到艺术。正如任何摄影师都会告诉你的,语境是关键。

存在于此:艺术与商业之间的静物摄影

Helmar Lerski

这种间接地获得艺术地位的方式产生了非凡的影像——并且他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产发生。一个对艺术的弱宣称可以是对摄影的强刺激,但一个强宣称则会摧毁它。这就是为什么如此多当代摄影师感觉受到了束缚,来自艺术世界摄影里让人焦虑的类别区分和令人窒息的议程,并向往更早先的自由态度。然而事实证明这很困难。

在20世纪50、60年代,商业摄影开始警惕艺术的不可预测性,并且试图发展出一套可靠的图像设计的科学。(2007年至今的电视剧《广告狂人》出色地描绘了这一转变)图像在会议室被审查甚至被设计出来。在他1964年的文章《图像修辞学》(Rhetoric of the Image)中,罗兰·巴特研究了一张帕赞尼(Panzani)的静物广告。它是一家向法国致力于推广其“意大利性”的食品公司。这是“摄影理论”的开端。

存在于此:艺术与商业之间的静物摄影

Panzani

在红色的背景中,刻有品牌名的罐头和塑料包装与新鲜的水果蔬菜一起放在一个质朴的网兜里。这是张彻头彻尾经过设计的图像。巴特仿佛像是它的制作者,记录下从颜色、光线、构图和文本到其作者共同体的每个方面。他指出了其中赋予制作品以“自然”这一特质的意识形态手法,而且摄影更有效地促进了这一转变的过程。照片看起来似乎是透明地指向物体(“它在这里”),而实际上确是人为塑造的表象(“为何它是这样”),摄影在这一点上独一无二。照片在自然和文化意义上被拍摄与制作。巴特的符号学批判同样旨在成为流行文化符号的科学,而广告也得到了它应有的分析。

存在于此:艺术与商业之间的静物摄影

Brillo Box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