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视线网,用百姓的眼光看新闻!做中国新闻网站之标杆!

中国民生网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政策 > 文章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中国新闻视线网小编 发布时间:2020-02-14 01:38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持续至今,各地封城封路等防控隔离措施依然在继续,受此次疫情影响,基本可以肯定的是,在春节前后,餐饮、旅游、住宿等服务行业受到较为严重的冲击。节后各地方企业复工、商铺复业、学校复课尚有相当困难,如劳动力跨区域流动、公共场所聚集均存在疫情再次爆发的安全隐患。但如果各地正常生产秩序的恢复时间被一再延期,辖区内大部分企业生产无法如常运转,地方经济将遭受不同程度的损失。

在进行常态化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近些天,全国范围内不少地方政府纷纷出台企业复工、复产的财税类激励举措,以稳定就业、提振投资及消费信心,降低疫情蔓延对各地区经济社会带来的负面效应。

地方政府财税战“疫”进行时

早至2月2日,在各地方政府相继决定延迟复工后,作为江苏省的经济强市——苏州,为提升当地经济预期,率先有针对性的出台了惠商、惠企的政策意见,特别强调了要与当地中小企业共渡难关,简称“苏‘惠’十条”。

疫情与财政丨地方政府财税战“疫”政策分析与建议

2月3日,苏州昆山鑫陆达精密模具科技有限公司员工加班加点制作N95口罩的生产模具。 屈俊 图

接下来的数天时间内,北京、上海、山东、浙江、福建、江苏、河北、四川、黑龙江、海南、广东、山西、甘肃等地省级政府,也先后推出了类似的经济战“疫”举措,透过财税、金融、社保等手段,致力于减轻企业各类制度性负担,以稳定就业、投资,挽救地方经济。

梳理这些地方性优惠政策文件,关于财税部分,主要分为三类:

第一,税费优惠方面,全部集中在地方性的两类税种——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采用减半或减免征收(另一种表述是先征后补50%或先征后补100%),涉及因经营困难无法按期纳税的企业,可以申请税收缓缴,但目前能够申请延缓的时间限定为三个月,在此期间内可免征滞纳金。当然,还有部分政府在一定期间内额外采取减免如国有资产经营用房租金及行政事业性收费等措施。

第二,“五险一金”利好方面,主要指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及工伤保险这三类,涉及企业可办理社保缓缴,目前能够延缓缴纳的时间限定为六个月,最长为一年,也有部分地方政府仅限定为三个月,在此期间内同样可免征滞纳金,并且职工社会保险的各项权益不受影响。此外,还有部分地方政府出台住房公积金的优惠措施,辖区内企业可申请降低缴纳比例至3%或直接缓缴,时间限定为一年。

第三,财政补贴方面,主要是通过社会保险基金的支出来补贴企业,特别是在当下,对于能够稳定就业坚持不裁员或少裁员的企业,部分地方政府采用返还3-6个月的社会保险费的50%或上一年度失业保险费的50%等措施予以奖励。此外,还有部分地方政府通过财政资金给予企业投资奖励,特别是对企业因疫情防控需要而采购的设备支出,给予投资额15%的财政补贴。

可见,为抗击疫情传播对经济带来的负面作用,诸多地方政府在财政补贴、税收优惠及社保减免等方面,实施了具有激励性兼扶持性的财税举措。通盘来看,一场旨在争取投资、就业稳定的财税利好竞赛,也正在紧锣密鼓的上演,这利于区域内减税降费政策的持续深入,有助于营商环境的加速改善,也加快恢复企业生产秩序以及保障居民家庭的工资收入,从而避免地区经济出现陡崖式下滑。

与此同时,也应看到,地方政府在这场疫情抗击战中陆续出台的诸多财税政策,为经济学理论的延伸乃至创新,注入了一个新的观察视角——省际经济学,而这一经济理论的扩展与总结,或许可以为现实政策的适用性调整提供借鉴。

省际经济学理论借鉴

省际经济学理念的提出者是供给学派的代表人物——阿瑟·拉弗,在其与斯蒂芬·摩尔等人合著的《州 民财富的原因与性质研究》一书中,他们借鉴现有国际经济学理论有关要素资源的跨区域流动这一既定框架,基于美国各州经济社会发展指标,梳理各州政府所实行的财税政策,并观察其对本区域内土地价格、资本回报、劳动力工资、能源产量乃至公共产品供给等方面的影响。 (注:尽管美国的“州”与中国的“省”,有诸多不同,但在本文中,均视为低于联邦或中央一级的财政预算单位,因此可以通用;为简便起见,在涉及美国案例描述时,统一使用“州”,其余部分均使用“省”。)

这一经济学分支的基本逻辑是,将研究范围限定在一国内的不同州,暂不考虑进出口等对外贸易的影响,聚焦在州民财富创造的原因与州政府所采取的财税政策之间的相关性,长期研究结果发现,如果一州内较早建立轻税、惠商机制,就能够加快吸引州外资本、劳动力及技术,使得本州内企业能够扩大投资再生产、加速就业岗位创造及劳动力工资的增长,带动区域内GDP增长,进而实现居民家庭收入的持续增加,与此同时,这一州政府所提供的公共产品及服务,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不仅不会因减税降费政策的实施而受到负面影响,反而能够得到较大幅度的提升,最终,在区域内形成较为良好的经济社会发展循环,而这一切的关键在于本州政府在税收竞赛中对于减税降费举措直至轻税机制的率先实施。

例如,在讨论征收州所得税的利弊得失时,根据既往经验事实,省际经济学的学者们得出的结论是,州所得税的课征并不能改善公共服务的供给,反而将导致本州人口外流、居民家庭收入锐减、贫困加剧、税收收入减少以及公共产品及服务的质量下降。再如,在对比美国税负最重的州与税负最轻的州时,他们发现,低税负的州将导致本州经济的高速增长和公共服务供给的相对充裕,相反,高税负的州将导致本州经济的低速增长、公共服务供给相对不足。因此,不能不说,州政府所采取的财税政策,对于州内经济繁荣的持续与民生福祉的保障至关重要。

省际经济学的既有研究,富有启发性,特别是在我国国家治理能力及治理体系的构建进程中,中央与地方政府财税相关权力的配置方面,值得注意如下几点:

其一,省级地方公共机构应有相对独立且充足的税收立法及管理权。作为立法机构享有税收立法权,而行政机构享有税收管理权,但各行其道的起点在于中央与地方公权力间有关财税权力的明确划分,并能够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明确各自之间的相对权限,并适当向下倾斜,因为“最好的救援来自于身边”。

相关新闻